然而李总裁早已看穿了一切

知念侑李是小天使,神木隆之介是小太阳,伊野尾喵大王是世界的正义!
ybb今天减肥成功了吗?今天我成为ybb的校友了吗?大概也许可能都没有。

这样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不管怎么看都有问题(16)

我特么怎么写了这么长的?!!!!

亚麻达酱啊我对你真是仁至义尽了……你要是不好好对知念我真的要去套你麻袋哦?!


================================


16、也许用尽一天的运气只是为了和你再次相遇

 

晚上八点,一如往常的便利店交接班时间。又是一天平安无事,知念默默在心里合了个掌,然后一张大大的笑脸对接班的同事说:“那么接下来就辛苦你啦!”

 

毫不意外地被对方伸手过来戳了戳脸。“明明都研究生了怎么还这么可爱啊你这孩子,要小心不要被奇怪的人拐走哦!”比自己大了没几岁的姐姐一副被治愈的样子,于是又换到了他一个俏皮的眨眼。

 

虽然中学的时候总是被人说像女孩子一样可爱啊这样的话心里还会多少有点别扭,不过生长期结束后确认了自己反正就是长不高了的事实,知念还是决定乖乖接受前辈“但是可以让心胸变得更广阔”的建议,坦然接受了自己的设定。再说可爱一点也没什么不好,偶尔撒娇或者毒舌一下也会被当做萌点,不小心做错了什么事也会因为可爱被原谅……总之在终于脱离了坐电车够不到拉手去游乐园因为个子太矮不能坐过山车这样的悲惨生活之后,似乎也就没有什么值得怨念的地方了。

 

既然如此,就多对大家笑笑嘛,不是有人说过,笑着对待生活的话,生活也会给你更多惊喜吗。没错没错,知念点点头飞快地换好了衣服,对着更衣间镜子里的自己又露出了一个满分的笑容。

 

外面的天色已经有点暗了,跟同事说再见的时候还在犹豫着今天的晚饭要吃什么,不然就顺便从店里买一份便当回去吧?这么想着又转身去了摆放食物的货架,纠结了一小会儿要选哪一种,却莫名觉得旁边的气场有点微妙的不太对……

 

怎么说呢,这就是传说中怨念的黑气吧……绝对是吧……

 

知念有点慌张地看着旁边那个直勾勾地盯着货架上的奶酪散发出强烈不明气息的奇怪人士,明明并不算冷的天却戴着大大的口罩,上面还架着一副宽大的有点过头的墨镜,不管怎么看都有些不太对。

 

可是他都已经维持这个状态好几分钟了啊?难道是这里藏着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不不不不要往奇怪的方向去想,说不定只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比如……身上的钱不够了?

 

最终决定总之还是先问问看,知念往那位不明人士的身边挪了两步,小心翼翼地开了口,“那个……请问……”

 

不明人士应声飞快地转过了头,知念发誓那一瞬间他看到对方周身的黑气蹭地暴涨了起来,然而却在下一秒突然消失得一干二净。“知念君?啊咧?是知念君没错吧?”

 

“是……那个……”冷不丁被人抓住了肩膀的知念一脸懵逼,“请……请问……”

 

“啊啊,抱歉抱歉……”好像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不明人士连忙放开了知念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摘下了墨镜和口罩,“是我啊。”

 

于是成功轮到了知念愣在原地。“山……山田凉介君?”

 

刚刚还被当做危险人物的山田立刻开心地点了点头,果然还记得我,不愧是我的饭啊!不过糟糕,难道说刚才的样子都被他看到了?天哪天哪我的形象……不行不行要赶快做点什么挽回一下……“啊说起来,知念怎么会在这里?买晚饭吗?哎呀晚饭吃速食便当可不好啊……”

 

“呃,那个……我在这里打工,刚刚下班……”虽然确实是打算来买便当,不过知念还是根据现场气氛机智地把这点咽回了肚子里,“山田君呢?一副困扰的样子……”

 

果然还是被看到了吗……总之这种时候要先说点什么应付过去才行,“啊,是在纠结要买哪一种奶酪啦,很难决定呢。”

 

“这样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些怨念是从哪里来的啊?知念忍住了吐槽的冲动,看了看货架上的奶酪,“啊我比较推荐这种哦,味道很浓直接吃也OK,价格也不是很贵。”

 

“啊我也很喜欢这种呢!”居然正好就是我想要的啊,真是可爱的孩子。

 

那所以你刚刚在纠结什么啦……知念觉得越发搞不懂眼前这位super star了。

 

“不过话说回来知念……”山田刚要接着往下说,突然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立刻停住了话头转头看了看,果然不远的地方几个小姑娘正好奇地看着这边,还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糟糕,这样被认出来了就麻烦了,搞不好连住处都会暴露啊……山田有点为难的四下看了看,然后果断地抓住了知念的手腕,“等下再说总之先跟我走!”说罢拉着完全状况外的知念就冲出了便利店的大门。

 

等……等一下?这又是什么奇怪的展开?知念茫然地跟着正在往自己脸上挂墨镜和口罩的山田一路狂奔。这家伙虽然看起来不太像是运动上手的那种款,爆发力倒是意外地强啊,一下子就跑这么远……话说回来到底为什么要跑啊?啊喂不要跑那么快啊?

 

“我说啊,山田君……山田君?”好吧,看起来是跑的太投入,完全听不到自己讲话了。所以说为什么要跑这么快?这是什么奇怪的赛跑吗?是觉得我会跑不过你吗?虽然仍旧没有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万年运动系No.1的知念内心却莫名地冒出一股不服输的劲头,也就这么卯足了劲跟着跑了起来。

 

于是几分钟之后,一直沉浸在疯狂的脑内活动中的山田终于冷静下来看了看周围的景色,又看了看已经跑到自己前面去的知念,这才想起来他到底在干什么。“那个……知念?知念——等一下啊——?”

 

“哎?怎么了?”知念迷茫地回过头,脚下还垫着小碎步,“不跑了吗?”

 

山田停下了步子看着前面一脸茫然的知念,突然噗嗤地笑出了声,越笑还越停不下来,笑了好一阵子才收住表情摆了摆手,“抱歉抱歉,下意识就拉着你跑出来了……刚刚似乎被人认出来了,害怕会有什么麻烦所以……”

 

“啊……”知念也慢吞吞地回过神来,“那,已经跑出来这么远了应该没事了吧?”

 

牙白这个反应也是可爱到不行啊!山田感觉自己的意识又要脱离大脑了,连忙清了清嗓子,“那个,真的不好意思,擅自做了这么奇怪的事情……不然,作为赔礼请你吃晚饭吧?正好你也没有买到便当……”

 

“哎?不用了吧……”知念下意识地说完,才发现已经完全跑到了和自己要回家的公交车站相反的方向,这个时候再回去买便当然后回家……这么想着果然立刻就觉得肚子已经饿了起来。

 

山田倒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似的,笑着走到他面前,摘下了墨镜直直地看向他的眼睛,“一起去吧,吶?”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完全无法拒绝,于是知念竟然也就跟着点了点头。

 

结果十几分钟之后两个人就坐在了某个看起来还挺高档的西餐厅里对着吃起了牛排。

 

知念拿着刀叉都觉得战战兢兢,作为一个穷学生,这种餐馆对他来说从来都是只可远观不可近玩,平白无故被请吃了这么一顿,以后要怎么样才能还得回来啊……虽然请客的那位看起来倒是很开心完全无所谓的样子,可是可是可是……

 

山田似乎是看出了对面的小家伙一脸纠结地在想些什么,稍微暗自开心了一下,然后收了收脸上快要溢出来的笑意,“味道怎么样?”

 

“哎?啊啊……那个……很不错哦!”总而言之要微笑,微笑。

 

天哪天哪笑起来好可爱!本以为隔了大半个月没有见面大概会连印象都模糊了,结果事实证明完全没有!这种笑颜不管再看到几次都是一样的让人产生各种牙白的冲动啊!

 

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满脸微笑地在想些什么,知念戳了戳盘子里的肉,又抬头问道:“山田君经常来这里吗?”

 

“也不是啊,偶尔来一次,不过今天……”山田犹豫了一下,又突然觉得更糗的样子都被看到了,说给他似乎也没什么关系,“其实呢,今天本来是想出来买点奶酪回家做饭的,结果到了超市才发现,随手拿出来原本以为是银行卡的,其实是这家饭店的储值卡……这个还是之前朋友送给我的来着。而且除了卡也没有带钱包……于是说是请你吃饭,其实除了这里我也没法请你去别的地方啦。”

 

“这样啊……”知念恍然大悟,难怪会一个人在那里散发怨念,“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居然立刻就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了吗?山田愣了一下,“谢谢……真体贴啊,知念。”

 

“嘛……虽然我不太清楚艺人什么的,不过形象很重要的吧?啊但是我觉得如果真的被人知道也许会成为萌点也说不定?”

 

“哈哈哈,说不定哦?”山田跟着笑了笑,又叹了口气,“不过今天不一样啦……”

 

知念看着他一副有点心累欲言又止的样子,也拿不准自己要不要问,毕竟……他们也不过只是见过几次面的关系而已吧……

 

“对知念的话,说出来也没关系吧?”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这么觉得,于是居然就这么说出了口。

 

“没关系的。”知念连忙点了点头,虽然这个家伙有时候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可是看着这样的表情还是让人没法放着不管啊,“会好好帮你保守秘密的。”

 

“谢谢啦……”山田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今天实在是过得有点糟糕,所以……”他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搁下了刀叉讲了起来,“知念能理解的吧,每个人都有一些……特别害怕的绝对不能做的事情,比如我……嘛总之我也有啦,真的是特别特别害怕,生理和心理上双重的战胜不能。然后呢,今天去出一个番组,起初完全不知道要去做什么,结果到了那边被告诉说要去做那件事,真的很慌张,但是又没有办法,是工作啊,所以必须要去做,硬着头皮也要上……感觉自己都要被吓得死掉几百遍了,结果下来之后还被马内甲说了,‘工作的事情就要努力去做不要总是只想着自己啊’,这样的……明明已经那么努力去做了啊……但是也不能表现出来什么,就只能说‘是的让您费心了下次一定注意’这样,可是如果真的有下次……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似乎是觉得说得有点多,他看了看知念,发现对方还听得蛮认真,于是又接着说了下去,“之后就这样回了家,结果公寓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电了,起初以为是整栋楼的供电都有问题,原本就有点累了于是就那么睡着了,过了一会儿醒来才发现隔壁还亮着灯,于是打电话去问,说是我这边欠了电费。可是我明明才交过电费的啊?就这么纠缠了半个多小时,后来发现是他们系统故障记录错了……这样才弄好了电,之后突然特别想吃焗饭,又发现家里的奶酪用完了。虽然吃别的也没关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觉得无论如何也要吃到焗饭,于是就跑去楼下买,结果……结果那家店里最常用的那种奶酪又卖完了。大概……就是有点赌气的心理吧,就是觉得不管怎么也要买到最想要的那种奶酪,回去做一顿焗饭来吃,于是绕到了两条街以外的便利店,好不容易找到了,然后发现拿出来的并不是银行卡……”

 

这……这……知念听到这里也忍不住鞠了一把同情泪,简直是教科书般的幸运E啊……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安慰了。

 

大概是觉得自己实在是怨气有点重,山田有点不安地低下了头抓起了勺子在汤碗里搅了搅,又接着说道,“嘛,也不是因为这些事情就生气或者闹别扭什么的,毕竟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了吧。可是呢……可是呢……”

 

“因为拼命拼命的努力了,结果还是没有预想的那么好,所以很不甘心,这样吗?”知念问道。

 

山田咬着嘴唇,慢慢地点了一下头。

 

“嘛,擅自说什么‘我懂的哟’之类的话可能有点太自以为是了,不过……我多少能明白一点的,会因为这些事有这样的情绪,也没关系的。”知念看着山田难得安静的看着自己的样子,不自觉地笑了起来,“而且,对于山田君来说,一定还有更重要的、可以战胜这些不甘心的东西在的,不是吗?”

 

山田眨了眨眼睛,“更重要的……是吗?”

 

“如果是拼尽全力战胜自己最害怕的完全无法做到的事也要去完成的工作,那它对于你来说一定很重要吧,为了那个,是无论什么都可以忍受的吧。”

 

“是啊……”连续几天只能休息三两个小时也好,被迫去做自己最害怕最讨厌的事也好,因为并不是自己的原因受到批评和责难也好……很多时候都会觉得很辛苦,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可是只要想起每次收到的饭们的信件,想起演唱会上夜幕中的星河一样的手灯的光芒,就又会突然有了力量,有了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下去的理由。“的确是这样的啊。”

 

知念看着他,又歪着脑袋笑了笑,“而且啊,山田君也并不是需要安慰吧。”

 

“哎?”山田有些意外地抬头看着他。

 

“其实只是没有人可以听你讲这些话,觉得很寂寞吧。”知念叉起了最后一小块肉,晃了晃手里的叉子,“感觉,有点像在撒娇呢。”

 

“喂喂,撒娇什么的……”山田顿时有点无力,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看着他一脸“我什么都没说”地嚼着肉,还稍微有点摇头晃脑……可恶,明明这么可爱,怎么好像看到了小恶魔的犄角呢?

 

虽然……虽然说的也不算错吧。他默默地在心里叹了口气,至少在说出这番话之前,自己心里那份烦躁又不安的感觉,大概也许可能,真的是叫做寂寞吧。


============TB被自己感动哭了的C===========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