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李总裁早已看穿了一切

知念侑李是小天使,神木隆之介是小太阳,伊野尾喵大王是世界的正义!
ybb今天减肥成功了吗?今天我成为ybb的校友了吗?大概也许可能都没有。

这样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不管怎么看都有问题(22)

一直写chii的视角,什么时候换32的视角写写就好了

刷刷好感度吧,不然32痴汉的形象如何扭转【捂脸笑

==========================


22、总而言之无论如何我拒绝承认

 

尽管薮这边内心一番跌宕起伏丰富的可以写出三本书来,然而金牌好同事伊野尾对他的一切反常照旧全然无视——不如说是看戏看得正开心,一连好几天一进办公室就忍不住想要哼小曲儿。好在还有知念这么个乖孩子,不过就薮这隔三差五的长吁短叹,配合上伊野尾那个矮油矮油又矮油的表情,要是还猜不出来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个弯弯绕绕他这个研究生也就白考了。

 

这么一说知念倒是恍然惊觉:怎么自己这几个月研究生念的,专业水平没怎么提高,跟人打交道倒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本来自己还挺怕生的来着,一来二去的都快要忘了这个设定了。

 

不过想想,现在这样倒也挺好。研究生的班级选课自由度高,同班的同学基本见不到几面,连课都未必在一起上,要说起来最近这段时间接触最多的也就是薮和伊野尾了。这两个年轻的讲师虽然性格各异还经常把自己当苦力来压榨,平日里倒是相当照顾自己,加上自己作为两位N站名人的小粉丝的缘故,跟他们两个慢慢地也都变成了亦师亦友的关系,一起工作一起说笑玩闹,隔三差五一起吃个饭什么的,倒也欢乐融洽。

 

还有的话,大概也就是山田凉介了吧……

 

每次想到这个人,知念都不知道该摆个什么表情才好。第一眼看上去明明还是个有点酷帅的super star,越接触下来就越觉得这个人……实在是让人难以形容。莫名地少女心,热衷于强行耍帅,对可爱的东西没有抵抗力,做起事来好像全看自己高兴,搞得周围的人都时常跟不上节奏;可是也会有苦恼的时候,莫名钻牛角尖的时候,偶尔也想要像普通人一样抱怨或者撒娇,却又认真的为自己喜欢的东西拼命努力着。

 

果然和一个人接触越多,就会了解到越多表象之后的东西啊。想想最近这几天校园里随处可见的议论着“那位山田凉介在我们学校拍戏哦”的时候一脸憧憬的女生们,大概在他们眼里,这一位也就只是一个王子殿下一样的超级偶像而已吧。知念心想,要是这些都给那些迷妹们知道,也不知道她们会作何感想。

 

当然了,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远远地看着理科实验楼下的小广场边缘里三层外三层的那一圈人,知念扁着嘴摇了摇头。

 

多拉马的拍摄已经持续了大概一周多,按照山田之前的说法,他们拍摄的是一个单元剧,在J大取景的时间不会太长,而他也只是在这一单元特别出演。这么一想,知念倒还真没有问起过,这部剧是什么内容,山田又演了一个什么角色。话说回来,其实他也根本就不知道山田以前演过些什么剧,又或者开过什么con出过什么专上过什么番组,如果不是山田来法医中心的那天晚上负责老师专门跟他强调过这是个超级有名人,他完全不会知道这个人是干嘛的——说是大明星,对于知念这种完全不关注娱乐圈的人来说,名气恐怕还及不上自家那两位讲师在N站的ID。

 

不过……知念在广场附近停下了步子,犹豫着往那边的人群里看了看。

 

——倒是突然有点好奇了起来,那个总是莫名其妙的家伙,拍戏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啊?

 

算了算了,反正这么多人,过去看一眼也不会怎么样吧……知念这么想着,干脆调转步子往那边走了过去。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拍摄现场被人墙围了个严严实实,小小一只的知念半天也没找到什么突破口,只能仰仰头勉强看到里面的高压水枪刷刷地往下打人工降雨。

 

好吧,这样就不能怪我没来看你咯。知念刚刚在心里默默地摊了个手,就冷不丁听到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啊呀,知念也来看热闹啦!”

 

“啊,不是……”条件反射性的就想否认,结果一回头看清楚了来人,他就彻底放弃了挣扎,“为什么你也在这里啊伊野尾老师……”

 

“来看热闹啊,毕竟是大明星呢!”伊野尾一脸理所当然。

 

“所以你是他的饭吗?”

 

“并不。也就是总听人说起他,耳朵都快听起茧子啦,然而我根本连脸和名字都对不上。”

 

“那还跑来看现场哦……”

 

“因为帅啊。”伊野尾特别坦然,“哎你站在这能看到什么啊,来来我们往前面去点。”

 

知念一句“不用了”还没说出口,就被伊野尾二话不说拖着往人群里挤了进去。也是不得不佩服伊野尾这功力,看着平时软趴趴的一副老爷爷样,这时候居然就这么从容淡定地也不知道怎么三下两下还带着个人轻松挤到了最前面。

 

这下倒是彻底看清了,的确是一场雨中的戏,搭配着阴沉沉的天气和傍晚的暮色氛围刚刚好。似乎是刚刚彩排了一遍,场地中央的两个演员都被淋了个透湿,这会儿正一人裹着一件外套在旁边休息。知念毫不费力的就看到了山田,他正拿着台本跟旁边的staff说着什么,难得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平日里总是认真set过的头发泡了水,一绺一绺湿嗒嗒的粘在脑袋上,有点狼狈,又透着点说不出的——好吧,帅气,虽然搭配着身上那件灰扑扑的大衣又有点滑稽。

 

“哦哦,是这一幕啊……”伊野尾在旁边自言自语,一副兴味盎然的样子。

 

知念好奇地看着他,“哎?伊野尾老师知道这个剧啊?”

 

“嗯,看过小说原作,这段还挺有意思的呢。那边那个演员演的应该是某个反派,嘛不过并不是最终boss,本来做了很多坏事,因为某个契机突然受到了良心的谴责内心动摇,碰巧被一直仰慕着自己的学生发现了真相,就这么跑来质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大概就是这样。”伊野尾在谈论这种事情的时候向来还是挺正经的,一边说还一边自顾自地点了点头。

 

知念往那边看了看,那位演员似乎要年长许多,戴着眼镜穿着西装一丝不苟的样子,一看就是成熟稳重的大人,对比一下旁边不管从脸还是从身形上都要稚嫩许多的山田……“于是山田君演的就是那个学生?”

 

“是吧,既然都淋成这样了。”

 

知念也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默默地继续围观了起来。

 

很快准备工作结束,导演又跟两位演员确认过一遍,然后举着喇叭喊了“准备——”。高压水枪再次开启,两位演员各自脱下了外套准备就位,随着“哗哗”的水声响起,知念莫名地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start!”

 

一声高呼好像瞬间就切断了周围的一切议论声,滂沱的雨中,反派失魂落魄的向前走着,好像一个快要断掉所有提线的木偶。尽管完全没有台词,知念还是感受到了强烈的震撼——那绝对是和平时在电视上看到的情景完全不同的感觉,那个几秒前还穿着有些土气的衣服站在场地边上一脸温和地跟其他人交谈着的人,好像突然间被替换了灵魂一样,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一股绝望而恐慌的气息,像是某种病菌一样飞快地在空气里散播开来,镇的周遭的人甚至都说不出话。

 

“老师!”雨声中突然传来一声呼喊,紧跟着是急促的脚步声。知念忍不住转头看向那边,狼狈地顶着大雨跑过来的自然是山田,身上的制服吸饱了水软塌塌地服帖在身上,雨水一股一股的顺着脸颊往下淌。

 

反派应声停步,回头,山田一步一步地挪到他的面前,开始了质问的台词。起初声音很弱,然后一点一点地变强,最后几乎成了嘶吼,却又带着点隐隐约约的哭腔;作为对手的反派也终于彻底崩溃,扯着他的领子咆哮着,到后来甚至完全没有了台词,只剩下本能地哭喊,最终失去了全部力气一般,抱着头跌落在地上。

 

知念并没有看过剧情,隔着老远的距离加上嘈杂的水声,甚至连台词都听得不甚真切,可是心里却也跟着冒出了些许的疼惜和悲痛。虽然不知道那个人之前做过什么,也不知道那位学生是如何的信任他憧憬他,但是就在此刻,这两个角色心中强烈的感情,他是切切实实地、一分不差地接受到了。

 

“好厉害啊,演员……”这样想着,就忍不住感慨出了声。

 

“CUT!”

 

笼罩在视野里的雨幕随着喊声瞬间消失,刚刚被切断的喧闹声顿时又响了起来,周围待机的staff们迅速跑进来给演员披上了衣服和毛巾,导演回到监控前重新检查着拍下的画面。知念还没回过神来,有些呆滞地望着山田的方向——他正在以一个稍有些暴力的动作擦着头,随后一把抽掉了毛巾又甩了甩已经完全没了造型的头发,然后转过头来,正好对上知念的目光,然后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哇哦……”伊野尾揶揄地用胳膊肘撞了撞知念,“刚才那下是对你的吧,绝对是对你吧?关系很好嘛~”

 

“什么啊……”知念有点心虚,立刻低下了头。想着这家伙突然间是干嘛,又想到难道他知道我在看着?从什么时候注意到的?总不会是一开始吧?

 

“喂喂你也做点什么啊,都快要给你特别饭撒了哦?”伊野尾扯着他的袖子提醒道。

 

知念慌张地抬头看了看对面还在对自己挥手的山田,感觉自己真是要没脾气了。虽然那个动作幅度真的不是很大,可是挥了这么久也足够很多人注意到了吧!

 

——果然,已经有不少围观的同学向着这个方向看过来了,还议论着到底是谁啊之类的话题。

 

知念只觉得自己快要吐血了,当机立断地拽着伊野尾的胳膊二话不说扭头钻出了人群。

 

“哎呀哎呀,害羞了呢~”身后那只却完全没当回事儿,还在乐颠颠的起哄。

 

“伊野尾老师算我求你啦,快忘了这件事吧!”知念连忙告饶,“我也完全不知道这家伙在想些什么啊……”

 

“嘛嘛。”伊野尾淡定地摆了摆手,“认识个有名人也不是什么坏事,他不是对你挺热情的吗?”

 

“这种热情完全……”话没说完手机就突兀地响了两声。

 

“啊啦,邮件?”

 

知念耸了一下肩,从兜里掏出手机划开了解锁——隔了几秒之后,又有些僵硬的抬起了头。

 

伊野尾莫名地看着他的表情,想了好久才说道:“你这个隔着解剖室的观察窗看到马上要去解剖的巨人观尸体一样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知念慢吞吞地摇了摇头,然后又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点开了那个几天前刚刚被命名为“山田君”的邮件地址。

 

——看到你了哟~我这边已经结束了,晚上没事的话一起去吃个饭吧!我请客哟~

 

完了完了,知念绝望地想。

 

——虽然他也完全不明白,真正让他绝望的,到底是那位star看起来好像真的缠上自己了这件事,还是看到这封邮件的自己,居然还真不是特别想回绝他这件事。


============TBC=============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