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李总裁早已看穿了一切

知念侑李是小天使,神木隆之介是小太阳,伊野尾喵大王是世界的正义!
ybb今天减肥成功了吗?今天我成为ybb的校友了吗?大概也许可能都没有。

【薮光】長い、長い(2)

拖拖拉拉都是因为身体撑不住OTZ

今天大概还有一更,让我努力一下w

===========================


到底还是没有傻站到最后,两个人在厨房惯例地磨蹭了一会儿之后便转移到了餐厅,一人拖出一把椅子在餐桌两边坐了下来。薮这会儿才想起来被他遗忘了的那瓶果汁,又跑出去拿了过来。对于饮料这两个人向来都没有什么太大的热情,这款果汁还是两年多以前一起出去旅行的时候喝到的,当时还觉得口味实在不错,结果回到东京之后就再没有见到过,直到几个月前公寓附近的贩卖机里突然出现了这个久违的包装瓶。还是和当初同样的味道,却又总觉得哪里似乎微妙的不同,但不管怎么说果然还是很好喝,于是薮也就习惯了在不开车的时候路过那里顺手带两瓶回来。

 

八乙女道了谢把自己的那瓶接过去,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薮的那瓶早就被喝掉了一半,他捧着瓶子又抿了两口便盖好了盖子把它放在了面前的餐桌边上,两手扒着餐桌边沿前后晃荡着,下巴在瓶盖上一点一点的,最后索性踏踏实实地压在了瓶盖上,鼓着腮帮子一脸无聊地看着八乙女。

 

这个表情的卖萌嫌疑实在有点大,八乙女转过头来的时候差点没绷住噗笑出来,费了点力气才保住了嘴里还没咽下去的果汁。结果罪魁祸首还一脸无辜地用上目线盯着他,他于是沉默地看了他一小会儿,猛地一把抓过了薮的饮料瓶。果不其然,反应不及的薮立刻“咚”的一声结结实实地磕在了桌子上,脸上还保持着那个茫然的表情,隔了几秒才委屈地爬起来揉着下巴喊起了疼。八乙女努力憋着笑探着身子过去帮他查看,一边问着“没关系吧”,结果毫不意外地收获了一张垂着眼睛委屈得不得了的脸。

 

——好像什么被欺负了的大型犬一样。虽然欺负人的就是自己这点认知配合上对方这个表情,让他多少有那么一丢丢的愧疚,可是不知为什么还是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最后只好憋着笑伸手过去揉了揉薮头顶有点翘起来的头发,安抚地说着“抱歉抱歉,不疼了啊”。

 

薮揉了揉下巴,还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干脆就着原来的姿势用下巴支着桌子边沿趴了下来,两只手无力地垂了下去,“好过分啊,光……”

 

“是是,对不起对不起,一时没忍住……”八乙女继续努力安抚顺毛,顺便转移话题,“明天还要加班吗?”

 

“大概吧……最近都忙得要死,想着赶快把这些忙完,至少星期六我可绝对不要再加班了……”薮蔫巴巴地保持着趴在桌边的动作,头发随着上颚一开一合的动作晃荡着。

 

“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差不多要到下个月中……等这一季度的特刊都结束了就好啦,而且最近又走了几个人,很麻烦啊。”

 

“哦,这样……”八乙女默默点头,“那结束之后会有休假吗?”

 

“看总编心情咯……”薮抬起胳膊两手扒着桌沿,稍微抬起了脑袋看着八乙女,“怎么你之后有什么计划?”

 

“嘛……想着忙过最近这段时间出去玩一玩换换脑子吧。这段时间手上活太多了,灵感枯竭,一点东西也要卡好久。”

 

“又有新任务了吗?”

 

“嗯。”八乙女把手里的瓶盖搁在桌子上,咔哒咔哒地拨弄着,“最近都在准备新专辑什么的,大家都想玩点新花样啊,各种想法都有……”

 

“所以这算是去取材吗?跟我一起?”

 

“算是吧……”八乙女想了想,又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推荐的地方可去?”

 

“推荐的地方……国内限定?感觉国内都玩的差不多了呢……”

 

“那干脆去海外旅行好了!”

 

“那样的话休假根本不够用吧?”

 

“也对……”八乙女丧气的垂下了脑袋,“我也担心途中突然来任务,在外面果然还是没法好好工作。”

 

薮笑了笑,隔着桌子去抓他的手,“我看你也什么时候收个助手好了。”

 

“我离那一步还远得很呢。”八乙女冲他扮了个鬼脸,勾住他探过来的手指晃了晃,“不过至少到那个时候为止一定要去一次啊,海外旅行!”

 

“就去夏威夷也算海外旅行的哦?”

 

“不行不行,那个怎么能算……再怎么说也要坐八小时以上的飞机。”

 

“原来是用这个来衡量的吗……”

 

他们没有特地开餐厅的灯,明亮的灯光从半开放式的厨房那边照过来,变成了刚刚好的柔和的亮度。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进行着琐碎的谈话然后沉默下来,两只手隔着餐桌牵在一起,漫无目的地互相拉拉手指戳戳手心,然后在彼此相对的视线里不约而同地傻笑;明明刚刚还在说着抱怨的话,这个时候却又莫名觉得,似乎也没有那么辛苦那么难熬了。

 

——一切都好像刚刚才开始,又好像已经这样走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薮的脑子里不知为什么就跳出了这句话,歪着脑袋愣了几秒,又弯着眼睛笑了起来。

 

这是他们来到东京的第十一个年头,仔细计算一下才会发现,原来真的已经过了那么久,尽管回想起来这十一年间,甚至于这将近二十年间的每一件事,都好像还近在一回头就可以看到的距离。

 

仔细计算起来,最初遇到八乙女还是国中时期的事。那个夏休日的早晨自己是怎么被邻居搬家的声音吵醒的大概已经记不清了,不过倒是依旧清晰地记得推开窗户探着脑袋望出去的时候看到他蹦蹦跳跳跑进跑出地帮着忙的样子。还真是精神啊……然而被夏日的高温折腾得毫无生气的薮只想就这么死在风扇前。

 

后面的故事基本就是标准的幼驯染展开,新搬来的邻家妈妈带着家里的末子一起来打招呼送荞麦面和点心,自己顺理成章地被拎出去交代说“这孩子跟你同岁呢下学期开始就跟你同校了要好好相处啊”,然后就此跟这个笑起来还会鼓着脸露出一排参差不齐却又莫名可爱的牙齿的男孩子成为了绑定关系。

 

有时候薮也会想,以他们两个这种完全反方向的性格差,如果不是因为邻居和家长的关系也许根本就没法成为朋友也不一定,毕竟比起薮这种隐藏属性的熊孩子来,八乙女实在是乖巧懂事了太多,最多也就是时不时地来点小调皮而已。虽然薮总是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表示已经完全忘记了,不过事实上自己当年因为豆大点的小事抱着八乙女哭得满脸鼻涕眼泪的时候对方那个混杂着震惊和嫌弃还带着点儿无可奈何的表情,其实到现在他还是记得清清楚楚。就算这样也从来没有推开过自己,对于这一点,他的心里大概多少还是有点儿得意,于是也就更加变本加厉地跟八乙女使性子,一边又对人家宝贝得不得了,搞得最后全校的人都知道你要是欺负八乙女光的话绝对马上就会有个薮宏太出来跟你拼命。

 

仔细想想也会觉得似乎好像有哪里不对吧,但是又好像完全没有哪里不对,就这么一直到了高中毕业,薮终于慢半拍地意识到说不定自己就要跟八乙女分开了的时候,居然是八乙女因为高中时期在乐队搞出的曲作收到了来自东京的工作邀请,没过多久薮也终于顺利被早大录取。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还莫名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明明总是抱怨着生活一成不变太过无聊、期待着完全不同的大学生活的,可是又会觉得,果然还是只有这点不希望改变。

 

于是尽管后来的生活依旧一波三折,也唯独在这一点上没有被命运薄待过,两个人就这样一起走到了现在,薮从当初那个带着点愣头青气质的大学生一步步变成了现在这个杂志社副主编,八乙女也早就结束了助手的生涯和颇有名气的事务所签了约、成为了能够独当一面的曲作者,还有大概最重要的——他们之间的关系也终于变成了现在这个或许从前谁都没有想过的状态。

 

薮就这么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歪着脑袋看着眼前笑嘻嘻的八乙女,一瞬间觉得好像每一段线条都带着很久以前那些软软糯糯又纯真可爱的影子。

 

就在八乙女要对薮光明正大的视奸提出抗议的时候,烤箱的计时器总算“叮”的一声响了起来。薮于是眯着眼睛冲他晃脑袋,“现在觉得饿了,我。”

 

八乙女一时气结,拎起已经被喝空了的饮料瓶就戳在了他的脑门上,“所以说你倒是给我好好吃饭啊!”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毕竟这个人有什么毛病,那还不都是自己惯出来的吗……从烤箱里把烤盘拉出来的时候,八乙女抿着嘴想,果然明天还是多准备一餐的便当给他吧。


===========TB不知道该说什么的C===========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