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李总裁早已看穿了一切

知念侑李是小天使,神木隆之介是小太阳,伊野尾喵大王是世界的正义!
ybb今天减肥成功了吗?今天我成为ybb的校友了吗?大概也许可能都没有。

【凉念】狗血淋漓(3)

被生放送的李总帅了一脸,鸡血满满的就先更了这个

结果李总忙着吃饭压根没在线= =

没关系下一更就放李总出来!

女朋友真的是个好姑娘,这么好的妹子却不得不面临分手的结局想想我也是很心痛……


===========================


山田努力思考了一下,眼下这到底应该算是个什么场景,结果除了修罗场也实在是想不出别的词来。然而此刻作为现任的浅野亚纪子一脸无辜全然不知情,作为前任的知念则是笑得高深莫测意味深长,怎么看都最尴尬的好像都只有自己而已。意识到这点的山田不禁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嘴巴张开又合上,重复了几次也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倒是浅野感受到了氛围的微妙,先一步开口说道:“那个……要不我还是……”

 

“哎呀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嘛,女朋友来了就去陪女朋友好了。”知念一抬手拍在了仍旧处于僵直中的山田肩上,动作顺畅得毫无半点芥蒂,“聚餐什么的以后多的是,让女孩子伤心可就不好了啊。”

 

“不不,那个……我……我就先……”浅野刚摆着手往后退了一步,话还没说完就被知念推过来的山田撞了个满怀。

 

“好啦好啦快去吧,部长特批了,你看人家小姑娘都为难的要哭了,哪有你这么做男朋友的。”知念一副做好事不留名不用谢谢我的样子挥了挥手。

 

领导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山田也只好顺着坡往下滑,规规矩矩地鞠躬说了几次“实在抱歉”之类的话。知念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又调侃着说道:“山田君这么严肃我会以为你很期待聚餐啊,这样吧,回头给你个机会,单独请我算是答谢了,怎么样?”

 

啊?这……这又是哪一出?山田鞠躬鞠到一半又一次僵在了原地,也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不料对方只是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开玩笑的哈哈哈,行了行了快去吧,我们也先走了啊,大家还在等呢。”说罢便带着一直等在身后的藤井大摇大摆地向着车库的方向走开去了。

 

山田就那么保持着愣在原地的姿势,甚至连目送人家离开的勇气都拿不出来,一直到浅野扯了扯他的袖子叫了他两声,他才慢半拍地回过神来。“啊,抱歉抱歉……”他连忙换上了一张笑脸,安抚地搭上了她的肩膀,“那位是我们新来的部长,吓到你了吧?”

 

“也没有啦……”小姑娘摇了摇头,“你们今天有聚餐吗?因为新部长?没打招呼就跑过来是我不好,让你为难了吧……”

 

“不会不会,他都那么说了嘛!”山田宽慰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带着她往车站走去,“晚上想吃什么?”

 

“唔……去你家吃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正好昨天刚刚买了食材……”话题很快被转移到日常的方向,好像刚才尴尬的一幕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两个人就这么有说有笑地绕过了一截人行步道走进了车站。

 

说起来山田工作的时间也不短了,不过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一直没有买车,几年前搬家之后距离车站也更近了,正好方便了乘坐电车,于是也就干脆这么继续做通勤族了。恋爱之后倒也考虑过要不要买个车方便接送女朋友上下班,后来也因为浅野表示更喜欢两人一起坐电车而作罢,尽管也不是总能凑到一起回家,不过一年多的时间里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有过不少次,慢慢地也就变成了习惯。

 

山田原本个子就不算太高,抓着电车的扶手还有点晃晃荡荡的,好在侧面的栏杆还空着,他便一只手抓着栏杆一只手把比自己还稍微矮一点的小女朋友护在怀里。浅野两只手扯着他的衣襟,抿着嘴冲他笑,山田就对她扮了个鬼脸,然后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车厢里还是和往常一样,人满为患却安静得过分,每个人都停留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好像谁也没有注意过这边还有两个人散发着甜得发腻的粉红气息,而对于当事人来说——至少对于山田来说,一切正好相反,就好像周围的所有人都不存在、白天发生的一切事情也都属于另一个世界一样,幸福而满足得格外不真实。

 

很奇怪,好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可是明明过去的一年里自己都一直沉浸在这种氛围之内。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拒绝过于深入地思考这种微妙的心态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今天却好像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从记忆深处窜了出来,电车角落里的小世界,耳边轻声细语的玩笑,不会被旁人察觉的亲昵的小动作,一切一切全都是熟悉的细节,却是和眼前迥然不同的模样。

 

“说起来,亚麻酱的那位新部长,看起来好年轻哦,感觉比亚麻酱还要小呢?”不知道怎么又想起了这个,浅野突然说道。

 

“嗯……实际上确实是比我小呢,虽然小的不多。”这样的话脱口而出的感觉实在有点复杂,不管是“为什么关于对方的问题自己还是如此烂熟于心”这点,还是“没想到居然会以部下的身份谈论起这些”这点。

 

“哎?那不是很厉害吗,这么年轻就职位那么高了……而且看起来还蛮和蔼的嘛,啊不过……今天放你出来,以后不会借机找你麻烦啊?”

 

“怎么会呢。”他才懒得找别人麻烦,更何况还是因为这种事。

 

“那还真是不错的上司啊。”

 

“嗯……”山田实在想不出来要答什么。即使是用了一整天的时间做心理建设,他也还是没能适应上司和部下这个设定,明明脑子里满满的都还是那些亲密得甚至有些羞于启齿的片段,明明哪怕是现在也还是能分毫不差地说出他的喜恶和习惯,可是开口之前却总要不断提醒自己谨言慎行:自己不过是个普通的“同学”,更何况现在还是人家的部下。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为什么不过几年的时间就会变成这样呢?

 

山田暗自摇头,有些问题,他是真的不愿意再去想了。

 

“话说……亚麻酱?”浅野担心地拉了拉他的衣服。

 

“啊,嗯?”他眨了眨眼睛,“怎么了?”

 

“突然走神了哦,在想什么?”

 

原本还想打个马虎眼含糊过去,接触到对方视线的瞬间却又突然改变了主意,山田一边唾弃着还在纠结这些问题的自己,一边还是斟词酌句地开了口,“那个,是这样啊,今天听到点别人的故事,突然忍不住想……假如……我是说假如啊!没有立flag的意思!”

 

“你这样强调反而会立的啦!快拔掉快拔掉!”浅野嘻嘻哈哈地笑着,又示意他接着说。

 

山田点了点头,又放慢了语速,几乎是一个词一个词地说道:“嗯,比如说,浅野以后是想要和我在一起的吧?那假如爸爸妈妈无论如何都不同意的话,你希望我怎么样?”

 

“哎?这种传统的问题啊……”浅野点着下巴想了想,“不过为什么是希望你怎么样,而不是我自己会怎么样啊?”

 

“这个……一般来说自己的话都会想办法反抗看看?”

 

“也不一定哦。我的话……如果亚麻酱跟我说‘那就算了吧’之类的话,我大概就真的会放弃了吧。”

 

“哎?”山田有些意外,用眼神问她原因。

 

“毕竟,跟父母抗争这种事很痛苦吧,不光是现实会很艰难,心理也会很煎熬,坦白说,没有真正经历过我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呢。但是如果真的决定要反抗的话,等于作为自己支柱的家人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剩下的支撑就只有爱人了吧,这种时候对方说要放弃的话,再怎么坚强也绝对会立刻垮掉的。”浅野这么说着,还认真地点了点头。

 

山田考虑了一下,又犹豫着问:“那……是希望我能一起去争取的意思吗?”

 

“唔……也不是那样吧,毕竟那样会让对方很为难吧,我也不想做那样的事情呢。”浅野说着笑了起来,“你看,这种想法很狡猾吧,就算是在恋爱关系里,也总是一味地想着做好人,不想让对方为难啊,就按照对方的意思来吧……仔细想想的话,总是抱着这种想法,其实很容易就会走到分手的地步吧。”

 

山田原本是想反驳的,可是这些话在他脑子里过了两遍之后,他却发现完全找不出什么能用来反驳的话。

 

“其实呢,我上一次和男朋友就是这样分手的。”浅野歪着脑袋,稍微努了努嘴,“谁都没有什么明确的想法,总是想着为对方好啊,到最后也觉得,啊果然还是分开对他比较好吧,我猜他大概也是那么想的吧,于是最后就这么分开了,简直平和得不像话。”她说着又叹了口气,“不过也可能,只是因为胆小吧,很多问题不敢正面去解决,就这么擅自单方面决定了……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其实我也不明白。”

 

山田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沉默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关于浅野之前有过男朋友的事他倒是知道的,不过具体到这种细节也是第一次听她说起,他曾经也设想过听到这些的时候自己会是什么心情,然而此刻的现实却和他所想到的每一种都完全不同。

 

他只是觉得很茫然。

 

曾经那些困扰过他、又被他强行压下的问题,好像不但没有随着时间被淡化,反而变得愈发清晰了,对不对,应不应该,越是想不通,就越是无法释怀。

 

“所以……亚麻酱到底为什么会问我这个?其实是碰到什么事了吧?”浅野突然出声问道。

 

“哎?嗯……也不是……”他有些心虚地收回了视线,看着浅野清澈的目光,又突然生出了几分罪恶感来,“嗯……我暂时还没有想好怎么跟你讲,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唔……”浅野皱了皱鼻子,“那也可以啊,不过作为补偿……今晚要加一道甜点!”

 

山田闻言笑了出来,宠溺地揉了揉她的额发,“好,随便你挑。”


============TBC============

评论(1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