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李总裁早已看穿了一切

知念侑李是小天使,神木隆之介是小太阳,伊野尾喵大王是世界的正义!
ybb今天减肥成功了吗?今天我成为ybb的校友了吗?大概也许可能都没有。

【凉念】狗血淋漓(5)

到底怎样才能治好我的拖延症OTZ

这里再次对灯发誓,这篇文里除了凉念、32和小女友这俩CP以外没有任何其他CP,更没有任何大三角或者劈腿或者其他迷之剧情……请务必放心观看

=========================

不管内心如何的抗拒,该来的也总是会来。然而事实又一次证明,一切都是山田自己脑补太多——说到底本来他也就是个列席,部长开会哪能专门把他拎出来怎么样呢?意识到这点的山田,莫名地又觉得有些丧气,那自己这一天多到底在纠结些什么?单纯地跟自己较劲吗?

 

好吧,其实他就是在跟自己较劲。

 

山田叹了口气,无力地跟着其他人慢吞吞地走出了会议室,觉得刚刚过去的半个多小时简直就像是看了一场虚无缥缈的电影。他的记忆差不多就停留在了各课的课长介绍各自负责的工作范围,和下属各位主任负责的项目这个环节。原本山田还一直低着头努力用做笔记转移自己视线,听到自家课长说到自己的名字,还是下意识地往部长的席位扫了一眼。

 

——结果当然是什么也没有。

 

知念依旧礼貌地看着还在讲着话的课长,时不时垂下视线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简单地写两笔,一直等到介绍结束,说过“谢谢”之后又追加了几个问题,又认真地听到课长解答完毕。根本就是再标准不过的流程,全然看不出他的情绪有任何因为哪个熟悉的名字而产生过分毫波动的痕迹。

 

然而原本只是打算匆匆扫一眼就继续闷头装鸵鸟的山田,却在那一眼之后就再也没能移开视线。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微妙——明明是自己最熟悉不过的一张脸,却仿佛是在突然之间褪去了曾经的柔和,变成了棱角分明的成熟的模样;明明连嘴角扬起的幅度都完全没有改变,却无法再从那个彬彬有礼的表情里找到多余的温度。该怎么形容呢?英气逼人,杀伐果断,还是别的什么?

 

他立刻被这几个词吓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和那个人,何止是不搭调,简直就应该存在于两个世界。

 

其实硬要说起来,他还真不是没见过这样的知念。犹记得还在大学的时候,有一次他闲得无聊,跑去学生会偷看知念开会。正好赶上知念发言的环节,平日因为过于可爱总是被人当成来学校参观的中学生的那张脸突然变成了严肃认真的样子,山田扒在窗边看得一脸惊奇,差点被学生会的同学发现当做什么奇怪的STK抓住。再往后就更不用说,他通宵赶论文的时候困得要死还努力眨着眼睛集中精力的样子,在图书馆埋头看书的时候认真得一丝不苟的样子,部团活动上台跳舞的时候浑然忘我的样子,在社团批评做事马虎的后辈的时候严厉的样子……细细数来真是什么样子山田都见过。

他也听女同学们不止一次的说过,知念君认真的时候也相当帅气呢;可是看着那样
帅气的知念,他的心里又会冒出那么一丝丝异样的情绪。想要在那种时候抱住他,想恶作剧地揉着他的脑袋叫他七比,看他生气然后又半真半假的道歉,最后被他气呼呼又毫无办法的原谅……

 

现在回想起来,大概也许,都只是一种奇怪的占有欲吧。就好像不管怎么样的他,在自己面前,都是那个纯良无害的最平和最治愈的存在。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山田叹了口气,又把挡住眼睛的头发往后撸了一把。漫长而短暂的工作日并没有因为那些没完没了地打断着他思路的胡思乱想而改变什么,除了同事因为他发呆太久没有回话关切地询问了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回过神来又觉得有点无奈,平时工作还是挺认真的,这两天简直好像完全乱套了一样,一不留神就开始跑神。

 

这都是谁的错啊……他难过地翻了个白眼。算了,总不能说是部长大人的错,只能怪自己太看不开。

 

临近下班的时候工作大抵结束,伸了个懒腰之后惯例打开手机刷了一发推特。浅野的推第一个蹦出来,说是晚上要跟朋友一起去哪里玩,他笑了笑又接着把屏幕往下滑。各式的新闻和乱七八糟的段子纷纷涌上来,看得他一时有点眼花。再往下拉了一会儿,突然看到了一张有些日子没见的面孔,照片里一张过分年轻看不出年龄的脸跟一只大型犬并排摆出相似的表情,让人忍不住要笑出声来。山田努力憋了一下笑,顺手在照片下面点了个赞,又戳进评论去想要发一条hhhhh什么的,结果手指落在键盘上的瞬间又突然改了主意。他盯着空白的评论界面愣了几秒钟,然后从程序里退了出来,飞快地点开了通讯簿中的某个名字,按下了拨号键。

 

电话里的忙音响了三两声便立刻被接通了,听到熟悉的声音传过来的瞬间山田居然莫名有了点安心的感觉,“喂?亚麻酱?”

 

“嗯,是我。”他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嘴唇,“晚上有空吗?去吃个饭呗。”

 

“哇,你居然想起来约我吃饭啦!女朋友呢?”

 

“我也不是天天都跟女朋友在一起的好吗……”

 

对面笑了一声,又接着说道:“行吧行吧,见面再说,正好最近有一家想去的店,我等下发你地址。”

 

“好,那我……”他抬头看了一眼屏幕下角的时间,“五分钟之后就可以出发了。”

 

“好好好,地方不远,就等下见吧。”对面答得也很利索,果然挂断电话没过半分钟邮件便发了过来,山田回复过之后收起了手机,才慢半拍地想到差不多已经两个多月没和人家见过面了——不如说甚至连个主动联系都没有,也真亏他冷不丁接到电话连理由都不问就答应和自己出去。

 

这么一想自己还真是差劲。山田忍不住撇了撇嘴,有一搭没一搭地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一边盘算着等下见面要说点什么作为开场白,是不是该先道个歉?不不不果然还是要先讲个冷笑话段子活跃一下气氛吧?

 

然而在这方面山田实在没有什么天分,一直纠结到了店门口也没想出什么结果,再一抬头已经看到目标人熟悉的背影了。于是只好叹了口气,把一大堆不成形的计划扫到一边,调整了一下表情走上前去拍上了对方的肩膀,“大酱。”

 

“哦哦!”有冈转过身来看着他,一副兴致甚高的样子,“你来啦,我刚到,走吧走吧进去吧。”

 

有冈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山田往店里走,店门上的小铃铛随着推门的动作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动,“欢迎光临”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伴随着浓浓的乳酪香味。有冈回过头来得意地冲山田眨着眼睛比了个手势,“我期待好久啦,绝对让你满意!”

 

山田愣了一下,又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家伙,明明早就是社会人了,除了身上的正装以外好像还是和在学校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不过话又说回来,像自己这样没几年就仿佛老了一圈,恐怕也实在算不上什么好事吧……

 

真好啊,没有被这个残酷的世界蹂躏过的幸福的人。他看着刚刚在座位上坐下,还在不住跟服务员询问着推荐菜品的有冈,不知第多少次默默地叹了口气。

 

点单的程序进行的飞快,服务员收好了菜单又上了两杯卖茶,有冈开心地道过谢之后便捧起茶杯呼呼地吹了起来,隔了一会才抬起眼睛看向山田,“于是,是出什么事了吗?”

 

“啊?什么出什么事了……”

 

“你没事就不能找我出来吃个饭吗?行了吧你……”有冈隔着空气作势推了一把他的脑门,“有什么事儿跟你的小女朋友都不能说的,跟人家吵架了?”

 

“没有,不关她的事。”话说出口才意识到这不就是变相承认确实是有事吗,山田立刻很想把这话吞回去——当然不可能,他只好默默自我安慰,算了反正也早都被看出来了。

 

有冈故作高深地冷笑了一声,慢吞吞地抿了一口茶水,调整了一个人生导师的坐姿出来,正直无比地看着他,“说吧,我听着呢。”

 

……看你这架势我就不想说了好吗。山田在内心翻了一个白眼,但是都坐在这了,总不能真的就此住口,他只好努力组织了一下语言,纠结地张开了嘴,“那个……知念回来了。”

 

他觉得自己的声音似乎抖了一下,又好像整句话都说的被水泡过似的。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这几个字眼仿佛追在身后的炸弹的气浪一样,让他不得不加快语速飞快地逃出波及的范围,可是那几个音节还是多不多少不少地蹦了出来。真是要命啊……他糟心地拧着眉头低下了头。

 

而餐桌对面的有冈,则是神色复杂地看了他许久,才斟酌着开了口:“你……你知道了啊?”

==========TBC=========

评论(1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