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李总裁早已看穿了一切

知念侑李是小天使,神木隆之介是小太阳,伊野尾喵大王是世界的正义!
ybb今天减肥成功了吗?今天我成为ybb的校友了吗?大概也许可能都没有。

【慧贵】雨后小故事(上)

又名我走过最长的路也比不过伊野尾的套路【【【

 @拒绝早起世界再见 生日快乐,请假装我是按时发的

梗是你点的,如果是我会错了意,请假装你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下……大概这周之内,放心,我是不会像你那么XX拖出去小半年的

是我高估了我的战斗力,开车伤肾,真的

该说的话扔在了微博,…………你好歹回复我一下啊?!

嘛,都这么多年交情了,一切尽在不言中吧


=======================


有冈原本是并没有意识到故事的展开有什么不对的,至少在他看到某位先生拉开浴帘坦然地伸出手来的样子之前。

 

这种感觉多少有些奇怪,明明是在更衣室或者后台还有其他什么场合看过不知道多少次的身体,放在这种特定的场合好像也有了点说不出道不明的意味。然而当事人毫无自觉地看着他,头发湿哒哒地服帖下来没了平日的蓬松感,刘海乱七八糟地粘在前额上,最近稍微有些消瘦下去的脸颊因为略高的温度微微泛着点红,眼睛似乎也比平时眯得更小了一些——只是洗个澡而已也不用摆出那么舒服的表情吧?

 

“大ちゃん?怎么了吗?”

 

“啊?哦……没有……”有冈飞快地从晃神地状态中恢复过来,随手把沐浴液递了过去,“不是就在原来的位置嘛……”

 

“啊啦,我没看到呢。抱歉啊~”话虽这么说,脸上倒是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

 

对方腆着脸笑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让有冈毫无办法,刚想说两句什么,还没组织好的句子又在嘴里绊了一下被咽了回去,最后他还是咬了咬牙,把视线从伊野尾胸口那两颗格外显眼的痣上别到了一边。“那我先出……你干嘛?”刚要转身出去就被抓住了手腕,有冈一脸茫然地回头看着他。

 

“呐……”伊野尾把他又往自己这边拉了一把,凑到了他的面前,“刚才在想什么呢?”

 

这个距离实在有点不太妙,沐浴间的热气混杂着言语间的吐息一起扑面而来,弄得有冈下意识地一个激灵,“没什么啊……你快放开啦,我要被你弄湿了……”

 

话说出口才觉得哪里不对,意识到这点还是多亏了面前的老司机脸上浮现出的意味深长又努力憋着笑的、大概可以命名为“通常运转开始”的表情,有冈内心一阵警铃大作,刚要再说句什么就被对方冷不丁地一把拽到了花洒下面。

 

“什么啊,大ちゃん就是在想这个吗,弄湿什么的……好糟糕啊?”带着点鼻音的声音黏黏糊糊的,夹杂在哗哗地水声里变得愈发暧昧了起来。

 

“糟糕你个鬼啊!”兜头就被整个淋了个透湿,这下再怎么扑腾也晚了,有冈也是彻底没了脾气。仔细回想一下前因后果,这才恍然大悟这展开简直是再顺理成章不过,此刻的有冈只想回到十几分钟前把自己对那个一身泥水狼狈兮兮的出现在自家门口的家伙的同情心全部掰了去喂狗。虽然道理是没得讲了,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我刚刚洗过的衣服啊!你这人简直恶劣透顶!”

 

“好嘛好嘛,等下我给你洗。”被指控的伊野尾熟练地把对方揽过来抓着肩膀揉捏了两把,“看到大ちゃん那样的表情就忍不住……”

 

“不要在这种地方甩锅给我!”有冈简直要气结,“再说你根本一开始就没安好心吧,我家浴室你都用过多少次了还找不到东西叫我进来拿!”

 

“啊……被发现了啊……”伊野尾丝毫没有阴谋败露的尴尬,依旧笑嘻嘻的看着有冈,“那要怎么办呢?”

 

鬼知道要怎么办啊!有冈咬牙切齿地盯着他看了半晌,猛地一把把他推到了墙上恶狠狠地对着一侧的肩颈啃了下去。

 

这种小型犬科动物一样的回应实在过于可爱,伊野尾稍微愣了一下,又抖着肩膀吭哧吭哧地笑了起来。有冈当然没露过他太过明显的笑声,又用力磨了磨牙,终于收获了一声大概是被咬疼了的“嘶——”,这才满意地抬起了头,眼神里还带着点儿耀武扬威的意思。

 

伊野尾被逗得不轻,一边半真半假地说着“好疼好疼”一边还是止不住笑意,有冈瞪了他一眼,自己居然也莫名其妙地被逗乐了,低着头咳嗽了两声才止住了笑,又板着脸对伊野尾说:“别笑了啊你!”

 

结果这家伙却笑得更厉害了。

 

在第三记眼神杀依旧以失败告终之后,有冈终于忍无可忍地就着刚才的姿势干脆地吻了上去。

 

一旦到了这一步事情就简单了很多,不用再费心去做更多的解释,连唇齿被打开侵入的过程也满是引诱意味的迎合。分不清是谁在勾着谁纠缠不休,舌苔摩挲着黏膜的触感依旧熟悉却又让人欲罢不能,津液被反复推挤的声音几乎要盖过嘈杂的水流声,周遭升腾起的热气都仿佛变成了某种无声地催促,几乎要把理智从大脑中完全抽离了。

 

一片混沌中有冈莫名觉得有点懊恼,回想起来不知道有多少次都是这样,好像一不留神就被对方带着走了,看起来好像是突然变成了糟糕的展开,回想一下却是处处合情合理,看似没头没脑的举动和话语最后全都变成了陷阱,就算意识到了到最后也还是没法开口拒绝。就像现在……恐怕除了有冈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会相信,伊野尾这种人会在大雨天一个人跑出门去,一不小心摔了一身泥,还碰巧就在自家附近,只得狼狈不堪的跑来换洗。说到底这种事,被坑蒙拐骗还不是因为自己心甘情愿,道理他当然都懂,可是——凭什么啊!

 

越想越觉得不甘心,有冈压着对方肩膀的手上也更用力了一些,牙齿磕到他丰润的嘴唇的时候,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便气呼呼地咬了一口。意料之外的没有听到呼痛的声音,反倒是感到对方湿漉漉的双手交错着揽在了自己的颈后,又慢慢地扶上后脑,把自己又向前压了一些,刚刚做过乱的牙齿被温软的舌头迅速地包裹住,牙龈被一点点扫过的感觉几乎让他身子一软。

 

伊野尾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就那么保持着甚至有点懒洋洋的靠在墙壁上的姿势,勾着有冈一副要吻到天荒地老的架势,一直到他发出了缴械投降的“唔唔”声,才终于慢条斯理地放松了手。有冈几乎是立刻就退了开来,一边努力调整着呼吸一边又瞪了一眼面前那个气定神闲的家伙,好在对方也不是完全没事人的状态,比起最初来呼吸明显粗重了许多,眼睛里也蒙上了暗沉沉的颜色,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汹涌地满溢出来。

 

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有冈立刻就觉得有点招架不住。正在犹豫着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伊野尾又突然靠了过来,在他的嘴唇上浅浅地啄了两下,又向着下方移去。理智上是想要向后退开的,然而身体却顺从着揽在后背上的双手向前送了过去,他有点自暴自弃的想大概自己就是对这种事情没有什么抵抗力,就算展开有点突然就算意识到自己是被套路了也没法说出拒绝的话……又或者是因为只是对特定的人没有抵抗力?

 

嗯……要承认这点果然还是太羞耻了,有冈撇了撇嘴,沉默地把双手搭上了对方的腰身。

 

伊野尾依旧保持着吮吻的状态,又在脖颈的前侧停了下来,不温不火地一口一口,好像在应和着颈侧的脉搏。抚在有冈背后的双手却是一点也不老实,被打湿了紧贴在身体上的衬衫很快便被他揉搓着皱成了一团。依旧扣着扣子的领口被向后拉扯着卡在脖子前面,有冈刚要难受地出声,伊野尾便挪过来歪着脑袋咬着那颗纽扣把它解了开来。胸口的皮肤一点点坦露出来,隔着衣服被打湿过的水痕尚且不算明显,又被重新晕染上新的热度。

 

被这样舔吮着的感觉有点糟糕,让人心痒痒的,不知道该推开还是该抱得更紧。有冈有些难耐地咬着下唇,又忍不住垂下视线去看。蹭在自己下颌的头发湿漉漉的,没了往常的蘑菇造型,蹭在那片皮肤上的感觉却似乎变得更加不妙了。再往下的部分虽然看不到,但是紧贴在身上的湿衣服的前襟被一点点剥开来的触感却一丝不漏地传到了大脑。

 

他突然就想起了之前的番组里伊野尾神来一笔的穿着衬衫洗澡的样子,虽然被一群人说“胡闹”“什么鬼”,自己看着那段录像的时候却可耻地有点把持不住。湿身诱惑什么的,明明就是中学生级别的18R桥段而已,放在这个人身上就变得格外的不堪。坐在演播室的有冈察觉到自己心里这种念头之后,连忙慌张却努力不动声色地左右看了看,确认大家的反应完全如常才暗自松了口气。

 

然而话说回来……他居然……还真的有点想,看一次现场版……

 

但是现在这个局面似乎跟自己的妄想完全反过来了吧?有冈内心又是一阵抑郁,真不知道该说是世事难料,还是某人的套路难走。


=============TBC===========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