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李总裁早已看穿了一切

知念侑李是小天使,神木隆之介是小太阳,伊野尾喵大王是世界的正义!
ybb今天减肥成功了吗?今天我成为ybb的校友了吗?大概也许可能都没有。

那天有冈君手中咖啡的牌子我们仍未知晓(就是要擅自起一个我流的题目噫嘻)

2333333人多力量打啊居然写了这么多,互相甩锅真的不能更愉快

可以猜猜哪是我写的ww

跨物种研究所:


这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连完不知道什么会更新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bug不知道能不能讲清楚故事的(不商量没大纲总之在甩锅的)多人连文。
夜露死苦。





……………………………………………………………………
……………………………………………………………………


1

伊野尾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是把带来的手机放进了手提包里,然后坐在木质桌子旁的高脚凳上,捧起准备好的书籍翻到第263页,面向南方。如果他没有算错,在十秒钟之后,会有人从这家店的门口进来,并将在慌乱之中把一杯咖啡泼在面向门口坐的他的书页上。

心里默数了十个数,目光也一行一行扫到了263页的第十行,停留在“循环”这个词上。

如意料之中的那样,有冈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一杯刚从部门后辈那里得到的罐装咖啡,一边举起来喝着一边思考着点什么食物。伊野尾微微抬额瞥了一眼,又和上次的咖啡牌子不一样了,这是他第四次按剧情完成今天下午将要发生的事情,有冈已经喝了三个不同牌子的咖啡了。

也快是时候了。

有冈经过伊野尾面前的时候被椅子绊到了脚,匆忙挥手保持平衡就把咖啡洒了出去。有冈点点头道歉伊野尾则摇摇头无碍,两个人各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享用晚餐。

今天的故事就完成了,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还会有很多次会面,伊野尾消灭掉食物之后就离开了餐店,如同他刚来到这个时空那天一样。他现在需要找到住处,且要和前三次在同一个地方,他们旅行者之间有过心照不宣的约定,如果遭遇了不同寻常的时空存在,则必须要尊重这个时空的发展轨迹,说简单点也就是入乡随俗嘛。

对于这个来历不明只有一段独立时间循环往复的时空,伊野尾仿佛沉浸其中乐此不疲。


2

——嘛,又也许是因为现在已经对这里的一切变得熟练了也不一定。

刚刚来到这个时空的伊野尾,虽然和此前的每一段旅途开端一样充满着新鲜感,但是毕竟已经是习惯的事情,很快便适应了下来。真正让他感到讶异的,大概是第一次经历时间终结的转移后,发现自己又一次出现在了熟悉的起始点。这可是他从未经历过的事。

那时他也曾经一度以为,或许只是转移机制出现了什么误差,导致他重新落入了同一段时空。然而同样的状况再度发生之后,他也不得不开始怀疑,也许自己从一开始就并没有像以往一样随着旅途的终结而离开这里,相反,是这个时空本身就与自己所去过的任何一处不同,它的时间轴并非笔直向前,而是类似于一个扭曲的环形。若非如此,很多奇怪的细节也就变得无法解释,比如……

“轰——”

从斜前方传来的巨响打断了他的思路,尽管已经是第四次了,他还是被剧烈的震动搞得差点没站稳,刚刚还拿在手里摆弄着的、没吃完的小番茄也掉在了地上,咕噜咕噜地滚了出去。

“啊……好可惜啊……”他撇着嘴叹了口气,无奈的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街道,那里此刻已经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3

当伊野尾站定在旅馆大厅之时,马路对面已是救护车消防车警车的鸣笛大合奏了。他回头瞥一眼那里乌漆嘛黑的巨大空洞,只是淡漠地了记口哨。

在拿到时间旅行者执照之前,伊野尾也是在课桌前经过了长期奋斗的——至于他奋斗的内容是思考今晚白米饭要不要配腌茄子还是纠结明天早晨该还前辈哪一张AV光碟,且暂按不表。至少他明白地记得初中时基础学科2第四章的第一句话——时间决定空间,空间对时间有反作用。而到大学时逐渐展开,又开始用各种中值定理推算莫比斯环式时间循环下自变量α对空间裂口的影响云云。发现难以逃离这个时空之时伊野尾就少许意识到问题所在,然而治标不治本,他倒是可以通过测量那边忽然出现的撕裂空间倒推出扭曲的特异点,可是然后呢?空间裂口吞噬的人与物也回不来。何况本来时间旅行者除了必要的工作,也并不该做些可有可无的干涉。

旅馆大厅里有时钟,可伊野尾还是习惯性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时间。哦呀,这个时间。如果没有记错,十分钟后空间裂口将开始萎缩,二十三分钟后消失。五十一分钟后消防与救护车撤退完毕,一小时四十分钟后街道恢复如常,唯有失去亲人的人们不顾行人驻足失声恸哭。八个小时后伊野尾则在自己的401号房间内泡着半身浴迎接午夜到来,随后听见隔壁一声闷响,他去敲门而冒出的正是泼了自己一书本咖啡的有冈的脸。这人笑着说自己弄倒了电视机架,多少带着几分尴尬。伊野尾可以望见他的房间地板上一片狼藉,而下一个时间裂口将在五天又六个小时四十一分钟后在这里出现,吞噬掉大约8立方米左右的空间——包括伊野尾房间的一片墙壁。

“先生,您是需要一间单人房是吗?现在就为您办理。”

前台小姐笑起来有些眯缝眼,登记的动作熟练而麻利。

伊野尾忽然想起他的导师,那个总要眯着眼睛笑的细长条高个子唯一一次夸奖他就是盛赞他的理性——“伊野尾君有一种掀女孩子裙子前也会进行合理性与风险分析的意识,这点对于时间旅行者来说非常重要。”

——对时间旅行者很重要啊?

伊野尾按过左手食指的骨节,过分用力之下发出了一记声响。

他忽而想起将咖啡泼过来的青年慌慌张张的面容。

“——抱歉。”

他挑了挑嘴角,声音绵软。前台应声抬起头来,只看到眼前这个面容姣好的青年捂着嘴笑了眉眼。

“能帮我指定为403号房间吗,拜托了。”


4

“诶?”十分钟之后伊野尾从房间来到大厅的自动售货机买咖啡时,意外的发现对面的空洞并没有消失,诧异之下不禁发出了惊呼。

怎么回事?为什么本应该消失的空洞没有消失?伊野尾站在旅馆门口向对面张望着。果然,本应转小的火势正逐渐攀升,消防员们满头大汗的继续作业,周围越来越多的哭嚎让伊野尾皱了眉头。

难道是因为自己改变了房间的位置?一边思考着一边按下了电梯的按钮,伊野尾完全忘记了还躺在售货机里的那罐咖啡。

“你好……?”一个干净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打断了伊野尾的思绪。伊野尾抬起头,旁边正是那个冒冒失失撞洒了咖啡的青年,他的手里拿着一罐咖啡。

“哦呀,又是来泼我咖啡的吗?”不知为何,看见他的脸和那双亮闪闪的眼睛,伊野尾便起了捉弄的心思,当然他也这么做了。

“诶?不……不是啦。”对面的青年瞬间红了脸,小声的解释着,急忙将那罐咖啡塞进伊野尾的怀里。“这是你的,在售货机里……还有,今天对不起……我太着急了……”青年抬起头,对伊野尾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

看着这个还带着微微红晕的笑容,伊野尾不知为何稍稍晃了神,回过神时青年已经坐了电梯上去了。


真是个好看的笑容呐……八个小时之后的伊野尾躺在浴缸中,回想着电梯前的那个笑容。看了看墙上的钟,还有一分钟隔壁的架子就要倒了呢,……3、2、1……

怎么没有声音?伊野尾正疑惑着,突然想到了对面那个仍未消失的空洞。来不及擦干身体,伊野尾随便套了件衣服便冲到窗边——那个空洞依旧没有消失。

急忙的冲出房间,伊野尾站在402房前,目瞪口呆。402的空洞,提前出现了。

到底是因为什么,时空的秩序被打乱了?



5

时空秩序混乱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伊野尾慧暗自想着接下来该如何是好。他可不想一辈子被困在这个无限循环甚至开始混乱的时空。

402室空洞让他不由得开始担心那个和娃娃脸的小青年。不出意外的话,他是住在402吧。
随着房间的消失,他也一起消失了吧。那种看起来就傻乎乎的家伙,掉进时空裂缝必定不可能凭自己的力量出来。

“唉——”伊野尾慧叹了口气,神使鬼差的向那黑洞一般的空洞迈去。

反正时空秩序已经混乱了是吧,我去走一圈也没差,搞不好还能离开这个垃圾的时空。伊野尾慧如此安慰着自己。

深吸一口气,伊野尾跌进了空洞。

几乎是同时,那入口便封闭、消失了。

买了夜宵回来的有冈走出电梯的一瞬间仿佛看见自己的房间变成了一片空洞,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站在它的前方,不知道在做什么。然而一眨眼的时间,哪有什么黑洞,更是没有什么眼熟的蘑菇头,402室的门好端端的摆在那,就像他出门时一样。

倒是403的门可疑的大敞着。

“管它呢。”有冈耸耸肩,拎着夜宵打开房门回去自己房间了。



6

有冈坐在床前,掏出塞在外衣里侧的手表,仰头盯着天花板计算着时间,还有五分钟,自己的房间里就会出现约莫八立方的空洞,空洞会吃下自己所坐着的这张床和靠放着的与隔壁房屋相接的墙壁。而在这个时间内,有冈恰好在厕所。有冈点开手机里的音乐播放器,选择了一首时长四分半的歌曲,这首歌播放完毕他就要起身去卫生间。

随着踢里哐啷的摇滚乐乱吼,有冈又扫视了一圈房间,把可能会掉进空洞的个人物品都默默拿开,背包,旅行箱,都没有问题,然后是电视极架下的手提袋……

看到电视机架的瞬间,有冈的心凉了半截。

两点五十!

居然是两点五十!怎么会是两点五十!

机架后墙面上挂着的钟表显示时间是两点五十!

按照自来以往的经验测算,在两点四十五的时候房间里就应该有空洞出现了,颤抖着又取出几分钟前刚安置好的手表,指针将将指向二时四十四分半,手机的音乐声也戛然而止。

这个世界的时间轴,向前快进了五分钟。

有冈一脚踢倒电视机架,敞开门跑到401房前使劲敲击着门板,然而并没有如同故事情节中固定NPC那样的蘑菇头住在隔壁。

401今天无人入住。



7

不妙,这可是大大的不妙。

虽然还不清楚到底是那里出了问题,但是有冈立刻就意识到这下麻烦大了。理论上来讲,在监测过程中遇到的每一个人,对他来说应该都只是类似于游戏NPC一样的存在,也许在台词或是小动作上尚且存在些许发挥空间,但是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具有修改脚本这种权限……

如果只是随便哪个普通的路人也就算了,隔壁那个家伙,按照前几次的经验来看,可是相当重要的……

有冈有些费解的抱着胳膊,在床边踱了一个来回。

贸然进入陌生的空洞是十分不明智的举动,然而自己已经两次进入的空洞却迟迟没有出现,已经三次正常运转的程序这次却不知为何,突然如同脱缰的野狗一样撒腿狂奔了起来根本拉不住了。

啊啊真是的第一次一个人出任务为什么就碰到这个啊!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作为监测员又没有任何修正权,万一这个时空崩塌了……那他难道就要这么以身殉职吗?

有冈停下了步子,像个刚刚爬出水的小型犬一样狠狠地晃了晃脑袋。与此同时,仿佛是听到了他内心的抱怨一样,从他的上衣口袋里传来两声“滴滴”的响动。

“莫西莫西?有冈君能听到吗?”

沉浸在思考中的有冈被吓了一跳,手臂在空中慌乱地挥了两下才匆匆忙忙地隔着衣袋摸到了某个按钮按了下去。然而对面的那个声音在他出声之前又一次响了起来:“莫西莫~~西?大酱?在吗?”

“在在在我在啦……”有冈连忙大声答道。

“你那边到底怎么回事啊,监控图都乱成一团了,你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这是我这边的台词才对吧!”有冈努力克制着拍桌子的冲动,这算怎么个事儿啊,自己还一头雾水呢,居然还被如此光明正大的质疑工作能力和职业素养,再加上电话那头那个人揶揄的语气,气得有冈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8

有冈大贵钻进时空裂隙初始段狭长的甬道,轻按植于太阳穴处的按钮,虹膜扫视镜便悄无声息地开启。原本漆黑的背景中出现了无数旋转的星云状光斑,清晰可见,可他的脑袋里却还是一团浆糊。

方才他的学长兼搭档兼上司——哼,不算,调令要下个月才开始执行——八乙女光在通讯中叽里咕噜给他灌输了一通据说以前学校里学过的东西,末了还嫌弃他不好好听课。他倒是极想反驳至少比你这个搞师生恋的认真,可又琢磨着有求于人多少得低声下气些,也只能默默把话咽回肚里。

“啊啊啊那怎么办?”有冈略显稚气的嗓音几乎要染上哭腔了。

“哈?”信号模拟的声音有些失真,“你以为我刚才讲了那么多是白讲的?!喏,你所检测的那个时空里有个II级旅行者,有三级介入权。所以你可以主动打开时空缝隙了。”
“哦……啊不对啊,你怎么知道这边有旅行者在,旅行者不是隶属研究机构独立行动的嘛?话说旅行者怎么能进到这边来?”

“你烦死了……啊,那个,哎这个旅行者是那谁以前的研究生啦。”八乙女略有些支支吾吾。

“哦薮前辈的咯。”棒读by有冈。

“……你好歹叫声老师行不行。是啦,这人最近跑去其他时空里做研究了,前面薮对比了一下他所在时空的波段,和你这边完全吻合。”

八乙女话音未落,有冈内心又是一个了然的白眼,这是又在一起呆着呢吧……我在这边拼死工作,你大半夜哪怕加班也要拖上男朋友腻在一起,哪里对得起我这个任劳任怨的好同事?!

“至于他怎么进去的我知道个鬼!”听着这边漫长的沉默,信号那头有点儿恼羞成怒的意思,“总之你打开缝隙进去把那个可怜的NPC给找出来就行,后面的修复我去想办法。你不要跟我说你连打开时空缝隙怎么做都忘记啦?”

当然不会忘记!

回忆至此,有冈忿忿地又向前挪动了一些,满嘴的狗粮可不好吃。他的数学没怎么学精,心算不出人工时空缝隙的初始段该有多长,只能凭感觉逐步向前。周围的触感像是低反弹枕头一般并不硌人,只是力场作用下挤得慌。也只有这时候他才有些愧疚念书时没有好好听课,可他八乙女光也不是什么好好学习的料,分明就是跟他一起胡闹的难兄难弟。他想起最开始八乙女念经一般照本宣科的一段讲解,百分百是调出了文档照读的。

——根据时间管理局和空间管理局联合发布的《日本国时空介入与监管暂行管理条例》,当有监测者知晓并签署书面同意时,II级旅行者被允许在紧急情况下上调一级介入权限,有权不经申报进打开空间隙进行查看并开展相应权限下的修复工作;反之当有II级(及以上级别)旅行者知晓并签署书面同意时,可向监测者开放“打开”权限。

“‘……在监测者与旅行者在同一场合时视同知晓无需书面同意且权限自动打开’……啊这段不用读了。反正就是你直接打开进去找就好,不会给你吃处分的。”末了尾音一颤,简直可以想象出他翘着个二郎腿轻飘飘的模样。

有冈觉得自己是有良心的人,他至少还问了句是不是跟人联系一下比较厚道,对面一句“不用不用”快速地甩了回来,说,那家伙的手机从下午开始就没法接通了,我们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睡大觉,回头找他补签一张就好。

啧,有人撑腰说话真是硬气啊……话说……尽管听说有些老古板硬要把通讯器做成手机的模样,倒是没想到同龄人中也有这般喜好的家伙。

他心中叽里咕噜了几句,便也不再多想,毕竟此刻好不容易完全进入时空裂缝而站起来的他觉得自己的腰椎简直濒临崩溃。

好啦找人找人!

有冈伸了个懒腰,一股痛感夹着爽快直冲大脑,他忍不住眯起眼睛来,随即环顾四周想要找找正确的出路。

——诶走哪边咧那个路人NPC估计搞不清楚状况得在哭了吧……啊???!!!

所谓众里寻他千百度得来全不费工夫,不过是一个回头,目标物就这么大喇喇闯进了他的视线。那个蘑菇头在扫视镜下看起来发色焦黄面色惨白,就这么好好地站在有冈前面十来米的位置,安安静静地对着手机输入些什么。

Excuse me?你一个NPC这么冷静做什么?有冈有些莫名的恼怒,向他快步走去。

显然对方也看到了他,唇齿微张似乎有些小小的惊讶。伊野尾鼻梁上架着古朴的圆眼镜,镜片上略有细微的纹路在微微发光。他下一刻就收了讶异,微笑着迎过来。

“怎么,你——”

话音却于此戛然而止。

——这是什么?

相向而行的两人几乎同时撞到了什么,柔软,反弹力却很低。

他们对面而立,能望见彼此的模样,听见对方的声音,却似乎是被一样东西隔离开来了。



9

“怎么回事?”有冈试探性的探出手按了按那个挡在两人之间的物体,柔软,低反弹,透明度极高……

“这是缝隙中的隔阂吧。”伊野尾有些好笑的看着有冈,开口道:“说明我们两个实际上并不是在同一个缝隙之中。上学的时候没有好好听讲嘛?”

“什么啊我当然知道这个……”有冈涨红了脸辩解着。

通讯器突然发出刺耳的噪音,随后便是有冈熟悉的声音:“有冈,情况我都知道了,你那边怎么样了?”

“薮前辈!”有冈欣喜地叫了出来,紧接着就苦了脸。

“前辈……我发现目标了,但是我们两个好像不在同一个缝隙之中啊……”有冈叹了口气。

“有冈……不是我说你……你是怎么毕业的啊?”薮也很无奈,有这么一个后辈真是不得不无时无刻的复习上学的知识。“缝隙本来就是无尽的,相同缝隙的必要条件就是入口要一致,差一点都不可以的。你现在出去,尽量找到他进入的那个缝隙的入口位置,在同一个地方打开缝隙,应该就没问题了。”

“嗯嗯!谢谢薮前辈!”有冈向伊野尾挥了挥手,深吸一口气之后便准备打开时空缝隙。

然而缝隙并没有出现。

“诶?!”有冈傻眼,紧接着又试了几次,平时应该乖乖出现的缝隙却连影子都见不到。

“没有用哦,我试过了。”伊野尾依旧拿着手机不知在写着什么,头也不抬的说着。

“有冈?有冈?又怎么了吗?”通讯器里再次传来薮的声音。“我没有检测到缝隙的波动,有冈你出来了吗?”

“前辈……我们被困在缝隙中,出不去了!”

沟通过后,薮表示他立刻去寻求帮助解决问题,让有冈不用急,在原地等待救援。有冈表面应着,实际上在暗自腹诽。没办法,只能和这个NPC在这里等了。

“啊……真是……你一个NPC到底为什么会进到这里啦……”有冈烦躁的揉乱头发,靠着看不见的隔阂坐了下来。

脑子里好像有什么闪过,有冈突然睁大眼睛——这个NPC,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10

有一种自暴自弃的感觉。是要怎么办啦!

“你到底是谁!”有冈前思后想还是觉得应该问清楚,总不能和一个毫不了解的人困在这里,不知道接下来要一起度过多长时间。

“这个问题,是我该问你吧。是你哦,每天固定泼我咖啡,我可是受害者——”有冈不可思议的回过头,看到的是伊野尾戏谑的表情。啧看来这人套路很深啊!

没辙决定感化他:“我叫有冈大贵哦。是这个区域的监测员。本来这个空洞是不会产生恶性影响的……都怪你啦笨蛋!闯进去干嘛啊!害我现在还得跟你一起被困在这里,还得处理你搞出来的烂摊子。”

透明隔阂那边的蘑菇头摊手,难得的坦诚:“我可是为了救大ちゃん你才进去的诶!谁知道你是监测员啊我原本以为你会出不了的!要怪就怪你城府太深隐藏那么深吧!”

明明是刚刚才认识的而已,那声“大ちゃん”叫的未免也太亲切了。

“你谁啊你我干嘛什么都要告诉你啊!”有冈气鼓鼓的别过头,背靠着隔阂不去看他。

感觉到柔软的、流体一般的隔阂轻微晃动,吓得他手忙脚乱的赶快回头。那边那个家伙正贴在隔阂的另一边,眨着大眼睛看着他。

“我啊,是一个跟了大ちゃん好久的人哦——”伸出手,牵动了隔阂,透明的隔阂被拉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悄悄地,落在有冈的脸颊。即使有隔阂的存在,还是依稀可以感觉到了温温软软的指尖的温度。有冈动弹不得。




11

“……骗人的吧!”

有冈嘴唇颤抖着憋出了几个字,略略鼓起了脸颊,眼睛瞪得圆圆的,不着痕迹地微微侧过头偏离开了突然扶触上来的指尖。

被躲闪的人不为所动,继续使着劲,似是隔了一层硅胶那样,用力地伸着手,却轻轻地把有冈侧边落下的头发别到了耳后,更轻的是他很快就收回了手。

有冈有点发懵,自己明明是一个伟大的时空检测小职员,为了挽救眼前这个人的性命不惜跳进时空缝隙冒险的人,虽然因为一时的激动走错了门还没办法出去,但总之自己应该是那个明析宇宙运行之理讲述天地时空之妙的人吧,为什么从一开始,这个人就总是在主导着自己的行动啊。

“所以你到底是谁啊?你不是这个时空的人吧。不对!我刚才被你套了话!我先问你是谁的!”有冈朝着通讯器叫了几声,薮和八乙女都没有反应,应当是还在努力寻求解决办法,于是也就盘腿坐下,只有耐心等待了。对面的人也跟着坐下,书本被放到了一边,长长的风衣下摆掉落在可以称之为地面的平面上。莫名有点怪紧张的,有冈捏了捏自己的卫衣帽子边。

“大ちゃん没有好好看过学院的公示牌吧。”坐下来的人不清不楚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仔细回想好像是这样,当初玩玩闹闹对这些东西都不上心。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

“你也不记得你入学时的事情了吧。”

入学?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学校是在军事用地保护区内的,入学的新生通常会由高年级的级长带着进入基地……

“大ちゃん可是由我带进学校的哟。”

蘑菇头推了推圆眼镜。

再仔细想想,自己这届好像是跟着大二的学长进去的,那个学长好像因为提前加入了哪个教授的研究小组很少见过,叫什么来着,姓还被吐槽很少见。

到底叫什么呢?

“伊、伊野尾学长?”

终于想起来了,有冈激动地拍了一下大腿,给自己鼓鼓掌。

伊野尾点了点头,忍住不住咧开嘴笑了起来:“回忆真慢啊大ちゃん,不过我都要以为你不记得我的名字了呢。”

不,是你那时候的黑色卷发太奇怪了。



12、

不过认真考虑了一下两人眼下的处境,有冈决定还是把对于眼前这位学长多年前的诡异形象的吐槽默默咽回肚子里。

“于是……学长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反正看起来是要在这里等一阵子了,目前这种境遇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他乡遇故知,总比自己一个人干等要好,有冈索性也坐了下来,随便挑起了话题。

“啊……这个嘛……”伊野尾摇头晃脑地想了一下,然后冲着有冈手的联络器扬了扬下巴,“你同事没告诉你吗?”

“什……?我同事?告诉我……”有冈一脸诧异,费解地看了看联络器屏幕上平稳运行的电波,正要抬头接着发问,顶端的指示灯突然闪了一下,紧跟着一条图文讯息便弹了出来,与此同时从听筒里传来八乙女轻快的声音:“有冈你先别急啊,缝隙的问题薮去查了,我先把那个旅行者的资料传给你,反正之后还要去找这家伙,你就趁现在看一下吧哈~”

哈你个大头鬼啦……有冈愤愤地回了一声“哦”,闷头戳开了刚刚收到的讯息。

然而下一秒他就大喊了一声“哈啊——?!”震惊地抬起了头。

伊野尾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没关系吧大ちゃん?需要我帮忙吗?”

“不不不需要……”有冈飞快地摇头,然后立刻回过了神来,更大幅度地摇了摇头,“不不不对,呸……那什么,不是,我……我先确认一下……”他重新看了看屏幕,又抬头颤抖着问伊野尾,“你是叫伊野尾慧没错吧?”

伊野尾茫然地点头,像只一晃一晃的蘑菇。

“那所以……那个不知道为什么掉进这个空间的,还是薮的研究生的,时间旅行者,说的就是你吗?”有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望听到肯定还是否定的回答了,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啊啦,看来终于查到了啊……”伊野尾一脸了然地叹了口气,“薮这家伙动作也太慢了……”

那好歹也是你老师吧喂?虽然自己也没立场说这种话……有冈狠狠地抓了一把头发,内心仿佛有一大群什么动物飞奔而过,费了老大力气才终于捞回了思路,“所以……你之前就是问我时间旅行者的事吗?”

其实对于旅行者,有冈的理解也并不是多么深刻,在他脑海里那不过就是一个资格执照,类似于驾驶证之类的东西,只不过大多都是研究专用——啊,也难怪,这人还是薮的研究生来着。

“也不完全是,嘛……”伊野尾看上去还想多解释什么,不过很快就放弃了,“不过总的来说就是这样,我会跑到这个地方来,也不完全是无辜的哦。”

“所以你是在时空旅行的时候一不小心掉进我们的离线时空了?”

“那怎么可能啊……”伊野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大ちゃん果然是没有好好听讲吧。维修监测时人工建造的离线时空具有排他性,根本不在时空旅行的转移范围内哦。”

“啊对哦……我说怎么从来没遇到过……”有冈小声嘟哝着,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又出了糗,“不,那个什么……毕竟我也没遇到过这种事啊……而且!那到底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啊?这个离线时空的管控权和介入权应该完全在我们小组手里才对……”

“这个嘛,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我姑且可以推——”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剧烈的晃动打断了。

“怎么……”有冈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晃倒了下去。

他们所处的这个空间,不知为什么,像是突发了一场小规模的地震一样,接连不断地震荡了起来。


13
大约有了几秒钟的完全沉默,就只听见有冈的大嗓门哇啦一下喊开了。

“啊啊啊啊喂喂喂小光小光小光?!间隙里怎么会闹地震啊我不记得哪门专业课讲过这个啊喂小光八乙女君八乙女前辈你给个回音啊!”有冈显然是慌张了,自然,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在时空间隙里被震得站也站不稳,搁谁都剩不了几分沉着冷静。

然而伊野尾显然是久经沙场了,他虽也冒出了一脸惊讶,却在下一秒收了回来。时空科学又不是什么古老的学科,未知之处太多,这种带着些许刺激的未知感本就是他痴迷于此的原因。他甚至还有闲心理了理额上散出中分的刘海,随即出声。
“没用的。”他将手机显示屏上仿佛死亡的一条直线出示给有冈看,“通讯彻底断了。”
“……”
他看到眼前的小家伙眼里立马泛出一层亮晶晶的液体来,心里一软。

“别别,你别哭啊。”像是要笑,语气里竟意外地透出些无措来。
有冈反倒被一激,生生把眼泪吞了回去:“呸呸呸,你才哭!”

话音未落又是一波强力震动,伴着呜哩哇啦的喊声。有冈想着这下丢人可丢到家了,却是忍不住眼眶里满是泪水。他倒不算是什么特别胆小的人,可不知为什么身边有了这么个蘑菇头,居然满心都是不好的消息。
似乎记忆里埋着什么难以割舍的回忆。

比如说曾经有个谁在什么时候消失在时间的某个刻度上,一去不返。之类之类。

他记不起来,只随着震波一个趔趄,直接倒在了伊野尾身上,恰巧被人伸出双手接个满怀。他抬起头来,鼻尖几乎要撞到伊野尾的脸。

伊野尾盯了他许久才出声。
“喂大ちゃん,你知不知道所谓的吊桥效应?”
他的声音随着不间歇的震荡也抖得厉害,却抑制不住地冒出一股色气来。

“我在这个时空已经和大ちゃん不停循环了四次了呢,虽然每次都是特别愉快的五天,不过能这么近地和大ちゃん靠近,好像这些突发状况也都值得了。诺,你说你要不要考虑对我心动一下?”

他尾音轻浮,一听就是玩笑。有冈却不禁满脸通红。

“去去去,谁谁谁谁要跟你吊桥效应啊我靠……诶!”有冈猛得冒出了一个要哭不哭的表情,伸手一把抓住了伊野尾的手臂,“等等等等。你说什么,五天?!”也不知为什么,时常反应慢一拍的他,此时却突然脑子转得飞快。据说在危机之中人的智商会有一种应激性的提升,可他一时间也无法辨认,到底是在面临哪一个危险。

“你在这里经历的莫比斯环式时间循环是以五天为单位的?!”他明明是疑问,却也不等对方回答,“可我这边只循环48小时!怎么可能?!”

有冈觉得自己背上渗出一层冷汗。
他像是彻底没了方向一般只能抓紧伊野尾的衣袖,接二连三的不明状况令他脑袋发胀。他盯着伊野尾,却看到这人的脸上霎时几分错愕又很快褪去,换上一幅了然,随即又回到平淡如初的模样。

心里一阵莫名的安稳,竟让人有些生气。

他听见伊野尾湿而糯的声音。
“来,我们来换一个话题吧,有冈君呦,”这人突然用起了正经的称呼方式,他抬起一边的嘴角,不知为何笑出一股诡秘的调调来,“也不知道你是吓傻了还是本来就傻。”

他不待有冈发作,伸手抓向了还紧紧扶着自己臂膀的手,骨节分明,尺寸倒不大,温柔地充斥着满是活力的热量。
伊野尾掰开有冈的手掌,在他手心慢慢地画了一个圈。有冈觉得痒,却缩不回手。

“没注意到吗?我们突然跑进同一个间隙了。”




tbc






评论

热度(41)

  1. 伊野尾家的小大貴-Masa跨物种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
  2. 咖喱鱼丸跨物种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
    研究所的研究结果报告,不来一发么亲?😂
  3. 愚者提灯跨物种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
    老实说句,我埋的那些锅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4. アキ跨物种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这锅我们甩的很艰辛啊字数破万居然有点激动呢_(ゝ「ェ:)ノ来啊搞事啊
  5. 然而李总裁早已看穿了一切跨物种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
    2333333人多力量打啊居然写了这么多,互相甩锅真的不能更愉快 可以猜猜哪是我写的ww